文档库

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
当前位置:文档库 > 诱惑のデカメロン~千と一夜の爱に溺れて~(诱惑的十日物语)【抓马翻译】

诱惑のデカメロン~千と一夜の爱に溺れて~(诱惑的十日物语)【抓马翻译】

Track 01诱惑的十日物语~~隐藏在摩天楼的青鸟~~

(飞行机、轰炸的声音)
女声:好象从正午开始,有重要的消息哦。
男声:是局雲放送。(收录机的声音)
高远母:祐馬、今天爸爸从地下市场买了很多东西回来.
祐馬:真的吗?哇~太棒了,有巧克力.那,可以给以前在挺身隊一起的那些家伙们吗?
高远父:啊啊

祐馬:(战后,重新开始事业的父亲以固有的才干马上就进入了轨道,但是……)
男人:那也太卑鄙了,和约定的不一样。
客串:噢后后后,是被骗的那方不好。

祐馬:爸爸、妈妈……(我冲进房间时,双亲已经……我知道那天会有客人来的事。是个穿和服的女人。惊叫声传到了走廊。以为商谈的事谈的很顺利。但是,突然起来异样地变化,这个有味道的袋子是父亲握着的东西。一定是和那个女人见面时夺来的。这个是寻找犯人唯一的线索。)

-----------------

(铛!铛!)
祐馬:请进
浅贺:社长,关于您自宅纪念舞会,各方面都好象准备的差不多了。虽然离开始还有3个小时,要做些什么呢?
祐馬:今天的工作都已经完成了,没什么关系。想马上回去。
浅贺:明白了。那么(我们)就马上归宅。
(上车,开车)
祐馬:把收音机打开
浅贺:好的
(广播:今天是离东京奥运会开幕还有10天的10月1日。梦想的超特急「东海道新干线」开始运营了.东京……)
祐馬:随着战后急速的发展,对现在的经济要瞠目而视。
浅贺:因为每个人都都想要得到手啊。
祐馬:电电公社(现日本NTT)迎着奥运,也开始彩色电台放送局全国普及的计划。利用HNK电台的家庭也已经超过了1500万家。家电、工业产品等生活用品也不用说了,我们提供的进口贵金属品,时钟、衣服、食品等东西,今后会一途增加的。
浅贺:您这么说,是有想扩大事业发展的意思吗?
祐馬:来年,打算在大阪设立子公司。之后是名古屋、九州。呵呵,4年后的蓝图。
浅贺:为什么是四年后呢?
祐馬:在霞之关好象要建设超高层大楼,鹿岛也有在行动。将办公室设立在那里的最高层是我的梦想。
浅贺:那个梦想,连作为秘书的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啊。呵呵(停车,下车)先确认下舞会的会场吗?还是……
祐馬:有关舞会的事,全交给你。我在房间里,时间到的话,来叫我。
浅贺:明白

Track 02

祐馬:17年过去了,终于又回到这个地方。在天国的父亲、母亲,您们知道我现在在什么地方吗?是我们全家人一起生活过的那个赤坂的高台。我用了17 的时间夺回了这个曾经失去了的财产。剩下的唯一一个目的就是向那个夺走你们生命的

骗子的复仇。有关犯人的线索是,这个有着气味的袋子和绣着三樱家纹的布料,三樱是属于蜷川财阀的东西,不是可以到处流动的东西。这样推测的话,犯人就是和蜷川家有关的人。但是,至今为止除了这些怎么也找不道更多的线索。其他再没有可以查出犯人的线索了么?
(开门)
女仆:那个,祐馬先生
祐馬:什么事?
女仆:有客人想见祐馬先生
祐馬:是舞会要招待的客人吗?
女仆:不是的,是个叫大和的人……
祐馬:今晚是个应该纪念的夜晚,不要让不知道身份的人进出知道吗?给招待来的客人添麻烦的话,会很难做的。
女仆:明白……
大和:我就知道可能会被拒绝,所以就自己进来了。
女仆:啊、请出去。
大和:没你的事,我找这个家的主人有事。
女仆:你不能……
祐馬:好了,你下去吧。其他的由我和他说(其他的我会搞定)。
大和:嘿嘿嘿,很不错故事嘛。
女仆:如果发生什么事的话,请叫我。
祐馬:你是什么人?为什么私闯民宅。(==||不晓得这样翻译行不)
大和:我、叫大和
祐馬:已经从女仆那里知道了你的名字。说说你来的目的吧。
大和:不要一副莫不关心的态度嘛。
祐馬:我认为对不法侵入者来说已经算很好了。
大和:恩、对我说那种话呀。
祐馬:恩?刚刚的话,是……(按大和刚刚的话,好象以前在那里有见过似的……但是,想不起来。)
大和:我说,你还真是了不起啊。那么年轻就做了大公司的老板,连自宅都那么豪华。在战后那混乱的社会里也做过不少残忍的事吧。不然的话,是挣不到钱的啊。
祐馬:哼,开什么玩笑
大和:别装傻了你。35岁的年纪,就有这样的成就,一般人是做不到哦。那正是没有两,三个惨痛过去的话……
祐馬:你到底想说什么?如果没有重要事的话,马上给我滚。
大和:哈哈哈!实际上,我带来了你想要的消息。我就这样轻轻松松地回去好吗?
祐馬:消息!?你这是让步吗?
大和:怎么可能!!哈哈哈哈
祐馬:反正,快给我滚!在我还有叫人以前
大和:你不是在找一个笑时声音很高的人吗?
祐馬:什……
大和:三樱花纹的人,是么?她的正体抓到了吗?
祐馬:你为什么知道那些事?
大和:呵呵,我不是说了嘛,带了消息给你。
祐馬:你知道些什么?到底想告诉我些什么?
大和:那个女人,好象是你老爸的情人吧。
祐馬:什么?你胡说八道的话,我是不会放过你的。(抓住)
大和:啊,好可怕。我说的是真的,你冷静些听我说(放开大和)哈哈,你老爸好象是被一个自称是蜷川財閥的千金的人狠狠的骗了吧。但是,实际

她是蜷川家的用人,名字叫——
祐馬:你知道她的名字?
大和:哦——
祐馬:这个青年到底是什么人!?连我也得不到的情报,为什么他会知道。为什么!?
大和:啊,再多我就不能说了。
祐馬:告诉我!
大和:那要看条件喽
祐馬:钱的问题吗?想要多少?
大和:我才不稀罕钱呢。
祐馬:那,想要什么?把你的愿望说出来看看。
大和:想要你
祐馬:诶!?
大和:想得到你的身体
祐馬:身…体…你是什么意思?
大和:哈哈哈,就是「把我的东西放进你的屁股里」的意思
祐馬: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?
大和:我说的是真的。赶快脱掉裤子,把腿张开。能让我享受到的话,
祐馬:切!
大和:讨厌的话,可以不做。决定权在你哦。
祐馬:但是……
大和:恩!?
祐馬:就算我照你说的做了,也不能保证你真的会告诉我的消息。
大和:啊哈哈,是说也许会被骗么。那这交易就算了。
祐馬:妈的,想利用这个弱点
大和:喂、喂,快点决定啦。舞会就要开始了哦。
祐馬:呼、哎,明白了。就按你说的
大和:(口哨)这么顺利真是以外啊。
祐馬:寝室在里面,在那里进行。
大和:我在那里都可以。呵呵呵
(走进寝室)
祐馬:好了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。
大和:呵呵,那我不客气喽。
祐馬:恩
大和:欸-,你体形不错嘛。结实的肌肉布满全身
祐馬:……恩……
大和:后背,有感觉呀
祐馬:……那样……
大和:这里的情况怎么样呢?
祐馬:……啊……
大和:有点困难啊
祐馬:……恩……呼……
大和:怎么样,祐馬先生~吃着手指的这里的感觉怎么样呢?
祐馬:恩…恩…
大和:不回答的意思,是说明还不够是吗?
祐馬:……恩……
大和:那,用我的来满足你吧。
祐馬:啊……
大和:恩,如何?这样羞耻的接受着的感觉……
祐馬:……啊啊……
大和:好象很痛苦的样子哟。哈哈哈哈哈

----------------

祐馬:和你期望的一样,这个身体给你了。蜷川家用人的名字可以告诉我了吧。
大和:当然喽。我是不说谎主义呢
祐馬:快点说!
大和:蜷川千恵子
祐馬:你这家伙!刚才不是说是用人的吗?怎么……
大和:听我把话说完,最初是个用人,后来和户主的弟弟结了婚。剩下的事,你自己去查吧。
祐馬:明白了。但是,如果这个话是假的话,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。
大和:没问题。反正我近日还打算再来的。
祐馬:什么?
大和:有怨言的话,那个时候再说给我听吧
祐馬:你——
大和:我还有别的消息哦。将消息一点一点告诉,也可以增加我的乐趣!
祐馬:切
大和:你那里面比

想象的舒服哟。今后,也让我好好使用啦。哈哈哈哈哈(离开)
祐馬:大和、你的魂胆到底是……

--------------

(开门)
浅贺:身体不舒服吗?
祐馬:没有,没关系
浅贺:准备准备请到大厅来,诸位来宾已经到了。
祐馬:啊——我马上换衣服准备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(舞会现场)
浅贺:欢迎光临。
来宾:谢谢款待。
祐馬:欢迎您的到来。
来宾:很了不起嘛,这套房子。
祐馬:您过奖了。啊,里面请
来宾:好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祐馬:那个叫大和的身份不明的青年,只留下句“会再来”就不见了。等着吧,一定会揭开你是为什么才接近我的这个目的的。还有要不断调查蜷川千惠子身边的人和事。如果跟大和说的一样,那个时候一定会让你生死不如!


********完********



Track 03 诱惑的十日物语~~只属于两人的永远~~

須永:……呜……呜……
間処(父):小透
須永:……呵…恩,間処伯伯,…呜…呜…
間処(父):突然发生这种的事,真让人不敢相信啊。怎么会出交通事故呢。
須永:恩,卡车撞进了我们家。好象是我刚离开家去上学之后的事。爸爸妈妈当场就死了。呜…呜…以后就剩我一个人了。…呜…呜…
間処(父):小透呀,你要不要来我们家?
須永:什么?
間処(父):須永是我的老朋友了,你是他的儿子,也等于是我的儿子嘛。怎么样?至今为止我们不是也一直来往着么。如果你来我们家的话,我老婆呀,慎吾呀一定会开心的哦。
須永:伯伯…
(那是在我十岁时的夏天,突如而来的车祸,带走了爸爸妈妈的生命。在寝室里面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。那时候的蝉的悲鸣声,永远也不会消失。)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(蝉声)
須永:恩,呵呵。他也有过这样的表情啊。是啊,慎吾那个时候是圆脸来着?虽然现在是瘦瘦的……
間処:喂~去洗澡啦。
須永:啊~慎吾
間処:干什么呢?
須永:在收拾壁橱呢。然后,从里面找出了这个。
間処:相册啊
須永:恩,觉得非常非常的怀念,就顺便翻着看起来了。
間処:诶~?啊!这是夏祭的时候拍的啊。还第一次给我们做了一样的浴衣穿呢。
須永:对,对~瞧,这个是中学时的文化祭的时候
間処:啊—你——藏在这个地方偷拍了呀。
須永:是啊。知道慎吾会穿女装,绝对不能错过嘛。就向伯伯借了相机。
間処:别开玩笑了,快丢掉啦。很难为情的
須永:啊—不可以拿出来啦。
間処:不行,丢掉啦。
須永:还我
間処:不要
須永:啊
間処:呀、真是的,透、你——
須永:呵呵~因为这是很重要的照片嘛。我会一直留着它的。
間処::切—真是拿你

没辙。唔、去洗澡啦。
須永:呵呵,是啊,去洗澡吧。

----------------

間処:对了,你生日是下周吧。
須永:恩,比慎吾晚了2个月的17岁。
間処:想要什么?
須永:什么都不要啦。
間処:别客气嘛,想要什么说吧。
須永:真的不要。我能这样的生活就很幸福了。再多要求的话,会有报应的。
間処:恩!?
須永:实际上,前不久在街上碰到了亲戚,之后被问了当时的事……
間処:当时…?是指事故时么……?
須永:恩。哎,被问了父母去世时贷款的事。所以,那个亲戚没有收养我。那个人说,你爸爸不光是代替我父母还钱,连我也一起收养了。
間処:但是,爸爸说,那个贷款用车祸造成者给的抚养费还了。
須永:还全部好象很困难。贷款的金额比抚养费超出很多。哎——亲戚们为了自己的生活已经是够头痛的了,再加上个身带债务的我,日子就更不好过勒。
間処:呃…我不知道这件事。
須永:试着回想一下,经常有些可怕的人来家里,那些是来催债的人……现在终于意识到了。恩,来到这个家后,已经6年。一直对伯伯婶婶撒娇,觉得满对不起他们。哎~~我一定会还他们对我的这份恩情的。
間処:啊,没关系啦。不用去在意那些事情。你来我家,我妈妈可是很高兴的哦。啊,是说他们想要第二个孩子,没要成不是么?所以呢,好象他们很高兴你的到来哦。
須永:是真的吗?
間処:当然我也……
須永:诶!?
間処:我也很开心呢,能和很喜欢的你一起生活勒嘛。可以每天玩耍、对打游戏、定计划。还可以一起去看足球比赛
須永:是啊。玩过很多游戏呢。虽然对学习一点都不上进,总是被婶婶骂。
間処:啊呵呵~~没什么的,不学习……
須永:今后也要多多关照哦
間処:别说那些会让人难为情的话啦。
須永:啊、呵呵~但是……
間処:啊啊——头晕,出去啦!
須永:恩,给你搓后背吧
間処:啊

Track 04

須永:(我每天都过得很开心,就连生日即使我说不用庆祝了,(他们)却还是盛大的为我进行了庆祝。想永远过着这样的生活。虽然从心底那样认为着,但是命运之夜却静悄悄地降临到我的身边。比谁都喜爱、都要重视着的慎吾,想做一生的亲友(好朋友)的慎吾,不再是我所知道的慎吾的瞬间即将来临。)

(走路声)
須永:啊,真是的。突然取消了二次会*,预定外也有好的地方啊。(开门、进屋)我回来了。我现在回来了。(关门)诶!?婶婶…?啊——对了,今天和伯伯去参加葬礼不回来。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忘记,怎么了我。(上楼)慎吾那小子,一定不会想要我会这么早就回来的

吧。悄悄地溜进他的房间,吓他一下好了。嘿嘿
(开门)
間処:…恩…恩…啊…啊…
須永:诶!?慎吾…?好像很痛苦似的呼吸…
間処:……啊……啊……
須永:这个…(…啊…)难道是…
間処:……恩……啊……恩……
須永:…慎…吾…
間処:…(被吓到)啊…
須永:那、那个,抱歉。我…
間処:为什么!?今晚不是会很晚回来?
須永:那个,突然改变原定的计划…想吓你一下,就放轻脚步,没想到会……
間処:真是的,哎…(准备把衣服穿好)
須永:…等一下,不要穿。
間処:诶!?
須永:接下去的事,让我来帮你做
間処:你…说什么呢!?怎么了?
須永:等一下嘛!
間処:别开玩笑了。被看到自己打手枪,就已经够……(被推倒)什么呀……
須永:让我帮你。想让慎吾舒服。象这样……
間処:…恩…啊…你……恩……好奇怪?…恩…这种事……
須永:大概吧…也许是有问题…但是,我看到你这样也兴奋起来。
間処:…恩……啊……
須永:怎么样?这力道……
間処:…刚刚好…呃…啊……
須永:舒服吗?
間処:……恩……啊……快不行…认不住…要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呃……哈…哈…为什么!?为什么要这么做……
須永:我也不知道啦。像这样的心情我自己也是第一次。
間処:透……
須永:对不起,一定是给你添麻烦了。如果是女孩子的话,还说的过去。而被男的握住这里…很讨厌吧。
間処:……没那种事……
須永:看到你那个样子,心里一下子变的热热地……控制不住自己。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間処:不是说了……并不讨厌……
須永:没关系啦。不用安慰我
間処:不是安慰啦。如果真讨厌的话,就不会高潮了呢。
須永:那……
間処:难为情的一面被看到,脑袋里虽然空白一片,你的手让我很舒服。
須永:真的吗?
間処:恩!!是真的。
須永:但是,会认为是奇怪的家伙吧?
間処:不会那么认为的。
須永:绝对!?
間処:那么怀疑的话,这次换我帮你做。
須永:诶!?
間処:那是礼尚往来嘛。
須永:…啊…
間処:看,这里…即使是隔着裤子也可以感觉的到……
須永:……恩……(裤链被拉开)…不行…会害羞……
間処:我也很害羞呀。
須永:恩,啊、是哦。互相的哦。
間処:啊——
須永:啊……恩……
間処:渐渐地变湿
須永:还是很害羞……
間処:恩呵呵~~
須永:…恩……恩……
間処:好象有点不可思意的气氛
須永:我也是。被你……做这种事……
間処:舒服吗?
須永:恩,不是和我刚才的问题一……样……么。……啊……
間処:是呀。

我一定也是因为和你一样的理由才这么问的。
須永:恩……恩……啊……恩……
間処:你这张有着反映的脸,好可爱~~
須永:别说这种话……恩……要…想要去(射)……
間処:透
須永:……啊……啊、啊……慎吾……
間処:什么?
須永:看着这样的我,可别讨厌我。
間処:我也是啊。透,我非常喜欢你。
須永:谢谢你,慎吾。我也非常喜欢你哦,慎吾
間処:透
須永:(但是,一边在快感的余韵中,一边相互确认着彼此的关系。在这个界限的夜晚,培养多年的友情有了大大地裂痕……我们二人谁也没有注意到。)
(音楽響起)
須永:呵呵~~我好喜欢你。慎吾
間処:我也是呀。最喜欢你哦。
須永+間処:啊哈哈哈


********完********


Track 05 诱惑的十日物语~~满月变身夜~~

木下:広瀬君,今天就到这里吧。
広瀬:没关系,我再做会儿。
木下:但是,太废寝忘食对身心不好。今晚早些回去,在家里休息。
広瀬:但是我还有些东西想调查。
木下:想查什么啊?
広瀬:老师有很多平安时代的文献对吧?
木下:哦,都放在阁楼的书库里
広瀬:请一定给我拜读一下可以吗?我现在在复读源氏物語,我有一种假设的说法,想证实那个说法。
木下:什么样的假设呢?
広瀬:那个……啊、哈哈…到我弄清楚为止,请等待。还……那个……
木下:啊哈哈哈哈,好吧。我会期待着的。书库你也可以自由使用。钥匙放在盒子里面。
広瀬:谢谢您。
木下:然而,我当了20多年的教授,像你这样对研究如此热心的青年还真是没见过呢。
広瀬:过奖了。因为我懂的太少了,如果不努力的话,就追不上大家了。
木下:啊哈哈哈哈哈。不要谦虚啦。你是个非常棒的研究员啊。凭下一篇论文,(你)不是就可以推荐成为讲师么。
広瀬:诶!?真的吗?
木下:啊啊——对你来说,那个资格……
(开门声)
広瀬:恩、椎名啊?
木下:你啊,现在都几点了?比我指定的时间可都晚一个小时了呀。
椎名:啊,对不起。不知不觉没注意时间就……
木下:哎,反正先过来这边。
椎名:是——的
木下:回答时不要拉长音,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记得住。
椎名:是的!(走过去)喔,広瀬先生你也在啊。
広瀬:恩。
椎名:是在一成不变的加班?还是被木下教授随便乱使用?
広瀬:没有那种事。
木下:不要再那里臭贫了,快过来这边。要不我不让你及格哟。
椎名:啊,您饶了我吧。那,再见喽。広瀬先生 (离开)
広瀬:还是没变啊,椎名君。这是今年的第几次被点名呢?完全不在意这点才象他啊。好了,我也要着手开始调查了…

…今天夜里要不把明天的工作也做完的话就糟了。明天是满月,我不早回去的话……

Track 06

(开门声)
木下:唷——
広瀬:啊,木下老师,您辛苦了。
木下:昨晚书库给你带来帮助了吗?
広瀬:恩,托您的福。
木下:你说的假设,可以完成吗?
広瀬:还需要些时间,不过我想在不久的将来,一定会完成的。(开始收拾东西)
木下:怎么了?这么慌张地收拾东西,准备回去?不是才刚过5点么?
広瀬:秋天太阳下山的快,不快点的话……
木下:在说什么呢?
広瀬:对不起,我在一个人讲话。
木下:实际上,有个到明天为止不总结完不行的工作想让你做。是这个……(用力气把书类搬到桌子上)
広瀬:呃…那样的话,我拿回家去总结。
木下:这是极密资料,禁止带出去的。学长(校长)找我有事,今晚回不来。作业的内容写在这张纸上,你看了就明白。
広瀬:但是…今天,真的……
木下:那就拜托啦!(离开)
広瀬:啊,等一下。偏偏在满月之夜给我个这么不容易的工作,到现在为止不管怎么说都逃过去了,这次看来是没办法了啊。(走到桌子旁边,坐下)光烦恼也是没办法的事,被拜托了的工作不解决也不行。把房间的锁锁上,不让任何人进来的话,应该没问题吧。除了那样也没别的办法了。满月的夜晚会突然改变性格的事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。(走到门前)诶?锁从外面……(门开了)啊——
椎名:唷
広瀬:椎名君(关门)
椎名:老师在吗?
広瀬:没,今天已经回去了。
椎名:哎,我的自动铅笔昨天好象忘在这里,我是来取回去的。
広瀬:自动铅笔……?
椎名:在哪呢?恩……没关系,我会自己找的
広瀬:我帮你找。没时间在这里浪费。
椎名:诶!?
広瀬:恩…、啊,没什么。(翻纸的声音)
椎名:没有呀。
広瀬:真的是落在这里吗?会不会是忘在别的地方?
椎名:那种事会……呃……
広瀬:找到了?
椎名:没有。天空上……
広瀬:诶?
椎名:今夜是满月啊!非常大的月亮呢。
広瀬:唔,那个……恩啊……(倒在地上)
椎名:怎么了?突然……身体不舒服吗?
広瀬:恩啊,身体好热
椎名:身体是……到底怎么了?眼睛湿湿地哦。(扶住)要挺住!
広瀬:不行!
椎名:什么啊?
広瀬:不要碰……我
椎名:因为不扶着你的话,就会摔倒的呀。
広瀬:不……这……
椎名:広瀬先生!?
広瀬:恩……求你……把我……
椎名:诶!?
広瀬:快受不了勒(开始解皮带)
椎名:等……
広瀬:……啊……
椎名:你在做什么啦。干吗脱衣服啊。
広瀬:抱……我……狠狠

地折磨我。
椎名:哦……
広瀬:……恩……快点!对我做很多很多下流的事。喂!!
椎名:虽然不太明白是为什么。哈,像広瀬先生这样的美人的话,即使是男人也很欢迎啦。
広瀬:拧胸的这个地方
椎名:这样吗?
広瀬:……恩……好舒服……恩……恩……
椎名:太棒了,连男人的乳首也会有感觉啊。
広瀬:……恩……更加……让它疼痛
椎名:这样吗?
広瀬:恩啊……非常有感觉。……恩……
椎名:哈哈,越来越有意思了。这可是要感谢丢掉的自动铅笔啊。
広瀬:啊啊……恩……啊……
椎名:变得红肿起来了哦。
広瀬:再、再用力摩擦。大些。
椎名:啊啊——会按照你的希望来满足你。这——样吗?
広瀬:啊啊……啊……
椎名:吼,不会吧。只玩弄乳首就可以射精!?
広瀬:舒服……非常的……
椎名:这里也可以弄下吧?
広瀬:当然
椎名:那么向后面跪卧着
広瀬:(转过身)这样吗?
椎名:把屁股再抬高些,脚也张到最大。要不然是看不到的,不是吗?
広瀬:恩哈……这样的话……
椎名:啊啊,好感觉,全部都能看见。
広瀬:……啊……尽情地看吧。我很喜欢“难为情的地方”被人家欣赏。
椎名:呵呵,広瀬先生啊,还真够非常淫乱的哦。哈哈哈
広瀬:快点玩弄它啊。里面好热……快受不了啦……(将手指插进去**里)啊啊——
椎名:真棒,手指快被吃进去喽。
広瀬:……动…转动……
椎名:啊——不行,我已经坚持不住了。好,这次换我的进去。恩……
広瀬:啊啊……
椎名:感觉如何?
広瀬:……非常…的棒……
椎名:是吧。这可是我很自满的东西哦。
広瀬:再用力、更深些
椎名:这——样——吗?
広瀬:……恩恩……啊……非常……
椎名:(用力)呃……
広瀬:……啊……
椎名:……哈啊……
広瀬:……恩啊……好棒……好棒……
椎名:……啊呃……
広瀬:……再多些……还要……
椎名:……哈啊……
広瀬:……啊啊……恩……要射……
椎名:……恩呃……我也……
広瀬:…恩啊……
椎名+広瀬:啊哈……

----------------

椎名:原来如此。什么样的怪病都有啊。我就觉得奇怪呢。
広瀬:是啊。为什么只有满月的夜晚里性欲会突然变的旺盛起来呢。我有在烦恼要不要去接受心理治疗……。可是没有勇气跨进诊所的大门。
椎名:啊哈哈……。没必要去什么诊所医治
広瀬:但是,就现在这个样子的话,我……
椎名:有我在呢。
広瀬:诶!?
椎名:从今以后,不只是在满月,新月也好、弦月也好,我会好好的“爱“你的。
広瀬:那个……不用了,没关

系的。我经常一个人应付的。今后也……(8“21)
椎名:别客气嘛。
広瀬:才不是客气……
椎名:有淫荡病哟,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吧?
広瀬:难道……你是要威胁我吗?
椎名:哈,怎么可能!我是说暗中给你治疗。每晚都不要紧哦。
広瀬:那……
椎名:恩呵呵~~啊,(身体)就快恢复了,再来一回合吧。
広瀬:恩、不……
椎名:不是“讨厌”,是“给我”才对吧?
広瀬:呃……恩…啊…恩……我、变成什么样子呢?
椎名:今夜开始就是属于“我的东西”了哟。不用说也知道吧。
広瀬:恩……恩……月光、我恨你。
椎名:呵呵~~啊哈哈哈哈~啊哈哈哈哈哈


********完********


Track 07 诱惑的十日物语~~秘密之事是罪的芳香~~

倉沢:……恩……啊……好棒…那里、再深些。
室井:这样吗?
倉沢:啊啊……啊……
室井:……呃恩……
倉沢:……啊啊……
室井:……呃恩……
倉沢:再、再用力些……恩……啊……
室井:你这么淫乱呀……呃……不要抱那么紧……
倉沢:讨、厌,不要那…么说嘛…啊……
室井:就快了
倉沢:……呃……
室井:……要去了……恩……接住它……呃恩……
倉沢:啊啊……恩……太棒了……哈啊……
室井:啊哈……舒服吗?
倉沢:恩~
室井:能和一直以前就喜欢的你发生这样的关系想梦一样。非常非常的开心呢。
倉沢:被那样说我会害羞的。请不要说啦。
室井:倉沢,再来一回可以吗?
倉沢:恩
室井:从今以后,一直都会留在我的身边吗?
倉沢:当然!
室井:不管发生什么!?
倉沢:是的。不管发生什么事。
室井:听你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。
倉沢:我和不擅长交往的室井变成这样的关系是因为那件事。

-----------------

倉沢:难道…间谍!?
部长:想不到别的原因了呀。最近半年里的情报流失不寻常啊。
倉沢:但是,凑巧他社也有想到同样计划的可能性不是没有的呀。
部长:那个啊,你,如果是一、两个的话,还说的过去。连续发生多回的话,当然会被认为是有内部人互相串通。想派你去把串通者找出来。
倉沢:那个,对我来说太难。
部长:你想好再决定。你既和谁都能公平的交往,又受女性社员欢迎。假设你去试探,首先不会有人怀疑你对吧。再加上,你责任感强,嘴也好象满严的,比较有手腕。
倉沢:但是……
部长:你在担心什么呢?这个是命令。马上行动!一有任何发现,马上向我报告。明白了吗?
倉沢:(无力地说)啊

-----------------
宮岡:怎么样?部长说什么?
倉沢:诶?啊——宮岡啊。是关于新开发的游戏,因为最近

营业额比较低迷,要多加油啥的。
宮岡:这个话对你说?
倉沢:恩,奇怪么?
宮岡:也不是奇怪,如果是那样的话,我以为会找室井的呢。一般不是找帮忙的,应该找主设计师说的吧。
倉沢:这、说的也是哦。呵呵呵呵(独白:就业业绩的话不说,为什么不是室井而是拜托我调查呢。象这样的机密事件应该是由负责人来做的啊。而且我……)
宮岡:怎么了?倉沢?突然不说话……
倉沢:诶!?啊啊,抱歉
宮岡:我说,精神点!精神点!!
倉沢:啊哈哈哈,说的对哦。呵呵呵(有人走过来)
室井:聊的很开心嘛。
倉沢:室井……
宮岡:会谈结束了啊。辛苦了。
室井:啊——
宮岡:实际上,室井不在的时候,这家伙被部长叫去了。我问了原因,说是“关于营业业绩方面的事,被说了很多哦。”那我就问说:“为什么不找室井,而是你”
倉沢:等、等下啦。不要在这里说这个话题吧。
宮岡:为什么?也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必要啊。
倉沢:话是这么说……
室井:你真的被部长叫去了吗?
倉沢:啊、是的。
室井:是么?
倉沢:怎么了?
室井:没……什么,恩……倉沢君,不好意思。你能和我过来一下吗?
倉沢:哈啊——可以是可以……(离开)(独白:完了,想带我去哪里呢?室井有些可怕,其实蛮应付不来的。)

Track 08

(脚步声)
室井:想起来,和你象这样,只有两个人的谈话,还是第一次呢。
倉沢:是啊。虽然从很久前就在同一个开发组,却……。
室井:你好象不太擅长和我接触,所以我也不好意思和你讲话,就凡事都通过第三者进行了。
倉沢:恩、那、那个,没不擅长啊。(苦笑)
室井:没关系、不用隐瞒。你的态度一看就知道呢。
倉沢:呀,我感情表现的那么明显吗?啊、不是、那个,不是说室井先生不好对付的意思……
室井:没关系啦。我从以前开始就在烦恼,做为一名编导者让部属觉得我是个不好接触的人的话不太好。
倉沢:是…吗?
室井:是啊。就怪眼睛张的尖锐些,被误会成在瞪人(仇视)的事也有发生过。因此,为了缓和气氛,我才戴上眼镜的,可是好象完全没有改变什么……(苦笑)
倉沢:(看到室井先生这样开朗笑容是第一次。一直避着和他接触,可如果普通地接触这人的话,也许这个人一点可怕的地方都没有。我不想让这隔阂消失,也许是不对的……)
室井:说到这儿,刚才被部长叫去的事情。
倉沢:啊,是。
室井:我认为实在是太过凑巧,突然有些在意……?
倉沢:啊……?什么事情呢?
室井:恩、…你…可以和我约定,我现在和你讲的话不会告诉任

何人吗?
倉沢:如果室井先生希望那样的话,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……但是,那是……
室井:实际上,我今天早晨也被部长叫去。
倉沢:诶!?室井先生也被叫去?
室井:啊啊。想要我对情报泄漏进行调查。
倉沢:诶?室井先生也被依赖了吗!?
室井:这么说的话,你也一样哦。
倉沢:哈啊,是的。但是,要求二人做极密调查到底是……?
室井:那个啊,是说刚才部长让业务的人拷贝我和你的身世经历书。
倉沢: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
室井:我认为、部长怀疑你和我之间哪个间谍吧。
倉沢:怎么可能!
室井:所以才分别叫我们俩个人去,命令我们做内部调查。如果是间谍,那么就会害怕地露出马脚吧。
倉沢:可是,室井先生的推理是有道理,不是没有可能的说法。而且,也能说明为何对部长只命令我这个普通的职员调查此事。但是……。
室井:当然,现在说法不是完全的假设。但是、如果是真的的话,不会不服气吗。
倉沢:那是当然的。一直为公司做努力,就算被怀疑不是出自本意也不愿意呀。
室井:我也和你的心情一样。因此,我们不联手合作么。
倉沢:诶?
室井:俩人相互合作,把真实找出来。我觉得比起一个做的效率也高。
倉沢:知道了。就让我们俩人努力把真实寻找出来吧。
室井:谢谢。
倉沢:不会。根本不用道谢啦。
室井:今晚有时间的话不一起去喝酒吗?也有今后的事情。双方最好再彼此了解些。如何?
倉沢:是,请多多关照。
室井:哪里哪里。我也要请你多多关照。
倉沢:(就这样,意气相投的我们,去喝过几次酒之后,自然地走在了一起。两个男人说是没有踌躇那是骗人的。但是,什么时候萌芽出的对那个人的爱恋却不是虚假的。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室井:今后也会一直在我身边吗?
倉沢:当然会。
室井:不管发生什么事?
倉沢:是的。不管发生什么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倉沢:(一方面二人的关系很好,一方面调查的事却困难重重,就这样没有进展地一月过去了。)

同僚A:不好了!
同僚:怎么了!?(喊喊喳喳/响声)
同僚A:看这个!
倉沢:游戏杂志最新刊。
同僚A:和我们想过的完全一样的企画,被竞争公司「YEAST END」发表!!难以置信啊……!
倉沢:真的呀…!到底是怎么回事!?
宮岡:终于走到这步了啊。
倉沢:啊——。但是真的发生这种事(脚步声)
室井:早啊。
倉沢:呀,室井先生。来的正好,请看这个。
室井:恩?啊啊、这个啊。呵呵呵呵(笑)……。原来如此。
倉沢:怎么了?突然笑起来。
室井:没,没什么

。呵呵呵(笑)。
倉沢:(室井先生的这个笑,企画被偷走却还在笑,这不正常呀?)
室井:说到这儿,部长在哪里呢?
宮岡:从今天开始出差。要后天的傍晚才能回来。
室井:是么……那真是遗憾。
倉沢:(真的很奇怪……。平时的室井先生,在这样的大事前不应该会如此坦然的。(与平时的)样子相差太远……。怎么回事呢?)
室井:那么,我……。(要离开)
倉沢:那个!室井先生!(宮岡也同时)
宮岡:室井先生!要去哪里?
室井:资料室。
宮岡:那样的话,我也一起。
室井:那也好。(和宮岡一起离开)
倉沢:呀,喂!(到底是怎么回事?仔细观察的话,一只室井先生一人,宮岡也有些不正常……?)
室井:啊—宮岡。
宮岡:是。
室井:昨天的文件……(声音渐渐变小)
宮岡:谢谢夸奖……
倉沢:(我这一个月,不会是犯下了不可原谅的错误吧……?假使室井先生故意为了不让我调查间谍的事而与我合作的话……?不,不会的。那是不可能的。但是……)

(回想)

室井:今后也会一直在我身边吗?
倉沢:当然会。
室井:不管发生什么事?
倉沢:是的。不管发生什么事。

(回想结束)

倉沢:那个时候的室井先生,指的是今天的这件事么……?那个时候、如果对今天发生的事有预知的话、那理由是……?真讨厌,竟浮现些不好的想象。他是敌人吗?还是,不要多想我只要信任着他就好?但是……。啊—,谁能将我从这迷途中引导出去呀。


********完********


Track 09 诱惑的十日物语~~溺爱在一千零一夜~~

天龍寺:真的很抱歉,来生社长。对您要求的这件事,我没办法做到。
来生:不要这么说,不能再考虑一下吗?
天龍寺:但是……
来生:你作为宝飾设计家的手腕是非常出色的。我认为可以早日从「BITRWOS」独立出来,做属于你自己的牌子,那样比较好哟。在那个方面我会很大方的对你进行援助的。我想这决不是坏事。
天龍寺:的确。对我来说这是很有诱惑性的。
来生:那么,请一定要答应!
天龍寺:不。我今后也继续做宝飾店「BITRWOS」的专属设计师。这个想法是不会改变的。
来生:那是,为向芹泽社长的报恩吗?不好意思,我对你做了经历调查。
天龍寺:是么……。那样的话,我就没必要再做任何解释。(站起来)
来生:天龍寺君
天龍寺:失礼。(离开)

天龍寺:(孤身一个,在孤儿院生活过的可怕地日子。芹泽先生把我从那个地狱救,才有了今天的我。15年过去,芹泽先生带给我的生活是用语言不能形容的。我要用我的一生报答这份恩情。现在的我可以做的

,是作为宝饰设计师为「BITRWOS」做贡献。技术提高一点点也好,想让那个人高兴。为了这个,我什么都愿意做。)


(脚步声—开门进入)

牧瀬:啊啊,您回来啦,静先生。
天龍寺:社长呢?
牧瀬:在接待室。东西银行的头头来访。
天龍寺:因为明年,要在美国开第二个分店,一定是资金的事项吧。
牧瀬:刚才、端茶进去,对方很感兴趣哦。这都静先生的功劳,「BITRWOS」高级有名的宝石受欢迎度非常惊人。呵呵、银行没有不提供贷款的理由嘛。
天龍寺:过奖,我的水平还很低呢。商谈能够成功全是靠社长的经营手腕和温厚诚恳的人品,因此而获得周围的信赖。
牧瀬:你还是永远那么谦虚啊,静先生。
天龍寺:我在设计室里,社长出来后这样告诉他。
牧瀬:新作品的想法,都整理好了吗?
天龍寺:差不多了。
牧瀬:太好了。能够一次接一次地创作出精美的作品……。与之相比我就……。
天龍寺:你也有好的感官度呀。慢慢地磨练自己个性、将来名望高职业设计家习以为常。
牧瀬:真的吗?
天龍寺:是呀,加油吧。(步行离去)


芹沢:(开门)静
天龍寺:啊 ,社长。您谈生意辛苦了。
芹沢: 哈哈,只有两个人的时候直接叫名字吧,我说了好几次了吧~
天龍寺:在安家可以这样啦,但是这里毕竟是公司,不可以越限的。
芹沢: 所以才说你固执啊~
天龍寺:对不起
芹沢:没什么好道歉的啦,虽然认真是很好啦,但是有时也要能对应临时的变化,你要记住啊
天龍寺:是的
芹沢:说起来,我听牧濑说你已经整理好了新作品的意见了?
天龍寺:恩,虽然还有2、3点,您可以看看么?虽然只是简略书。
芹沢:即使是简略的也好。恩?
芹沢:真是奇特的设计啊。
天龍寺是的,我觉得也许不是面向日本市场的,可能是针对美国人(设计的)
芹沢:这么说,是针对美国的2号分店的?
天龍寺:是的,因为考虑到时下镶入大颗宝石的项链和戒指很热门而设计的
芹沢:原来如此
天龍寺:还有其他设计构思,有几个在尝试设计。
芹沢:那拜托你了,啊,对了对了,明天从下午开始包租下全部的楼面。
天龍寺:包租?全楼面是指1到5楼全部?
芹沢:啊,虽然最初考虑到会给其他顾客添麻烦而拒绝了,但是中途经济业务省横刀插去,我不得不同意。
天龍寺:连政府机关都出手了,到底是什么样的客人啊?!
芹沢:是迪姆国的塞法鲁王子。
天龍寺:迪母?就是那个仅次与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出产国?
芹沢:恩,是非正式访日,塞法鲁忘记即使在皇家里好象也有超越其他人的特权
天龍寺:原来如此,如果惹怒他

就麻烦了吧,确实,日本通常从迪母引进大量的石油的啊。
芹沢:因为他得知你在去年法国主办的享有名胜的珠宝展中的了最优秀奖,所以对我们的店有了兴趣。
天龍寺:是这样啊
芹沢:哈哈,反正,要千万留心别让他挨家店买断啊,哈哈哈
天龍寺:社长,这可不是什么好笑的事啊,的确要注意不要变成那样的情况啊。
芹沢:哦?哈哈哈,我开玩笑的,怎么可能有那样的事
天龍寺:诶?啊,哈哈哈。



(车的声音)
牧瀬:塞法鲁王子来了哦,非常帅的人哦,静。
天龍寺:来的还真是够晚的啊。包了整个下午,可人5点多才来。
牧瀬:是不是遇到很多事情呢?(门的声音)话说回来,那是忍者么?护卫的车至少有30辆吧。而且都是最高级的奔驰。
天龍寺:那奔驰,归国后好像是送给司机的哦。
牧瀬:(口哨)真不简单,即使同样是有钱人,和日本的规模完全不一样啊。
天龍寺:高级人物的参观就到这儿吧,来工作啦。牧瀬君
牧瀬:是—

芹沢:欢迎光临。我是老板芹沢。
王子:客套话就别说了。我是来买天龍寺静设计的珠宝饰品的。快把店里所有的东西都拿到这里来。
芹沢:我知道了,准备好了么。那,把钥匙打开。
牧瀬:是。(开钥匙的声音)
芹沢:请看。
王子:那里的玻璃柜里的装饰用的项链也给我看一下。
芹沢:那正是天龍寺得第一的作品,叫做「沉睡于深海的雫」(海に眠る雫)。他在里面用了编出来的魔法装置……。
王子:说明到这里就可以了。快把那完美的项链拿来这里。
芹沢:非常抱歉。那是展示品。不卖的。
王子:(抓住社长)你说什么?
芹沢:对我们来说,那个是纪念品。不可以随便就……。

王子:哈哈哈。。。。。这么说要提升价格咯?
芹沢:不,没有的事。
王子:多少钱?多少钱才卖?多少钱都可以。
芹沢:不是,所以说。。。。
王子:3亿?5亿?还是10亿?多少钱我都出。
天龍寺:请不要如此无礼,塞法鲁殿下。
芹沢:静君!
天龍寺:我因为有事情过来,真的被这个骚乱吓到。
芹沢:你回里面去。
天龍寺:不行。
王子:你是天龙寺静?
天龍寺:初次见面,我是天龙寺静。
王子:啊,真美……
天龍寺:什么?
王子:你在吃惊什么?说你与眼前摆放的绚烂豪华,好比彩霞般的珠宝饰品一样的美丽。
天龍寺:请不要开玩笑。
王子:不是玩笑哦。静。
天龍寺:殿下您看上的那个玻璃柜中的东西对我来说是纪念的宝石,因此,不能转让给您。请不要在强求了。

王子:呵呵呵呵
天龍寺: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吗?
王子:没……如果说不能卖的话,没办法


天龍寺:能够得到您的理解,非常感谢。
王子:但是说到取代那个商品,我有一个请求。
天龍寺:是什么?
王子:像那个「沉睡于海底的雫」那样精美的宝石,不能为我特别设计一个吗?拜托……我是这个意思。
天龍寺:啊啊,别这样。请您快点把头抬起来。殿下。
(我以为会继续那个傲慢的态度,没想到突然向我俯首鞠躬。到底怎么回事啊……。)
芹沢:明白了,塞法鲁殿下您的要求我接受。
天龍寺:诶?但是,我近3年的定单已经决定、突然说……。
芹沢:你说什么呢?殿下可是放弃了「沉睡于海深的雫」(海に眠る雫)啊。所以你也愉快地为他设计吧。
天龍寺:……明白了
王子:那样决定的话,想你马上和我一起走。
天龍寺:准备去哪里?
王子:是我投宿的宾馆。想在最高层的蜜月套房里,慢慢地商谈设计的事。
天龍寺:社长……那个
芹沢:走吧。
天龍寺:那么、请允许我与您同行。塞法鲁殿下。
王子:(呵呵呵呵……好期待哦……)

Track 10

天龍寺:哇~~太豪华啦。我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么豪华的房间呢。
王子:里面的寝室也很舒适哟。
天龍寺:是啊,可以想象。
王子:好了,来这边
天龍寺:诶!?啊啊,去哪里?请不要拽我的手。(关门声)呃,这个房间……
王子:寝室。和你想象的一样吗?
天龍寺:啊啊、不,不是指那个。为什么我们要商量设计方面的事情,却在寝室……
王子:那当然是为了我们“相互了解”喽。
天龍寺:所以……
王子:虽然访问「BITOWARZU」的目的是为了ジュエル,但是在看到你的瞬间,我改变了想法。比起宝石,我更想要你。
天龍寺:那么,那个低姿态也是……
王子:说对了。为了把你带到这里来的演绎哦。吼吼吼吼
天龍寺:(挣扎)殿下,就算是戏弄也要有个程度……我可是男人啊。两个男人之间说什么“互相了解”太奇怪……恩……
王子+天龍寺:(KISS)……恩……恩……
王子:如何?感觉到了吧?
天龍寺:……呵……怎么可能……呵、呵……
王子:再来做些更舒服的事吧。
天龍寺:……恩……
王子:你哪里有感觉?这里吗?还是……
天龍寺:住手,不要碰我!!
王子:这非出自你的本意吧。你的身体好象不是那么讨厌哦。
天龍寺:没有那样的事。(推开)
王子:想从我身边逃走吗?
天龍寺:还用说么。根本不可能满足你的这个无理的要求。
王子:恩呵呵,我不会让你逃的。(抓住)
天龍寺:放开我!
王子:那是不可能的。(争执、推倒)怎么样?
天龍寺:我拒绝!
王子:说了会让你舒服的,是反抗的你不好哦。
天龍寺

:……
王子:好了,老实点吧。
天龍寺:谁……恩……呵……(被压住)住手
王子:我第一次见就喜欢上你了。一点点反抗的话还算可爱,但要是太不知好歹的话,可就要吃苦头哟。
天龍寺:吃苦头……!?
王子:对。我的一句话让日本没有一席之地,可不是难事哦。
天龍寺:难道……这里能被你的个人情感左右吗?
王子:呵呵,你好天真啊。在専制君子的我国,扎务特(德)的意见是绝对的。能拒绝与任何个国家绑交。
天龍寺:怎么……
王子:好啦~到床上来……没有在地上“滚”的习惯吧。
(镜头换到床上,音乐响起)
王子:真漂亮啊。
天龍寺:至少把灯关上可以吧。
王子:不行!
天龍寺:殿下!
王子:我要好好地享受你得到快乐时的表情。
天龍寺:……恩……
王子:这里好象有感觉了哟。
天龍寺:没有。没感觉……
王子:不要说谎啦。都变的这么尖挺……(用力)
天龍寺:……恩恩……
王子:不错的声音。再大声点,让我也能得到享受
天龍寺:不,那么……恩……呃……恩……那里……
王子:怎么了?害羞吗?
天龍寺:求你,不要再……
王子:已经变的很湿了哟。想射想的快忍不住了吧?
天龍寺:才每有……
王子:(用力)恩
天龍寺:……呃恩……
王子:瞧,像这样……
天龍寺:啊……呵……啊……恩……
王子:哈哈哈,说什么讨厌,却马上就出来了。很舒服对吧?
天龍寺:恩…才不是。一点都不舒服。
王子:别逞强啦。今晚我会好好爱你的哟。就连骨头都会融化一般……
天龍寺:……咯……
王子:啊哈哈哈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王子:切、喂——静去那里了?醒后发现人不在了,是怎么回事?
侍从:静先生的话,刚才已经回去了啊。
王子:你说什么!?为什么不经过我同意就让他回去了呀。
侍从:静先生说:“塞法鲁大人还在熟睡中,请不要吵醒他”。所以……我也觉得……那个……
王子:妈的——静你这小子,本打算就这样把你带回沙漠的故乡……连拒绝都没有,就离开……真够狂傲的。
侍从:那个…,怎么才好?要不要马上和「BITRWOS」联系……
王子:还不急。怎么办,我会考虑。
侍从:(被吓到)……呵呃……
王子:你去和王室的人联络,说我会延长在日本的停留时间。
侍从:好、好的。

----------------
(走路声)
天龍寺:昨晚的事不永远封印的话……那个不是我。那样淫乱……那根本不是我。连想都不要想起来。再见了!不会再和你见面
----------------
王子:明明很享受,却不愿意成为我的东西。看来我有些手下留情了。静?天龍寺今天虽然让你逃

了。不过在不久的将来,我一定会得到你的。

********完*****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