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档库

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
当前位置:文档库 > 毛衣--无怨无悔的母爱琦君

毛衣--无怨无悔的母爱琦君

毛衣--无怨无悔的母爱琦君天冷了,我从箱子里又翻出那件藏青旧毛衣,看来扣子已经掉了两粒,扣眼也豁裂了好几个。我把手指头套在破窟窿里,转来转去,想穿根线缝一下却打不起兴致,这件毛衣实在太旧,式样也太老了—又长又大地挂在身上,看去年纪都要老上十岁。想拆了却又万分舍不得,因为这是廿六年前,我给母亲织的,母亲只穿过一年就去世了。廿多年来,我一直珍惜地保藏着这件毛衣,每年都穿着它过冬。为了它,我不知多少次背了老古董的名字。看看百货商店里挂着那么多的新式毛衣,也曾几次想买,而且还在

店里试穿过,对着镜子前后左右地照,可是一想起还有这件藏青毛衣,就觉得不该再买新的了。

记起从前母亲常说的话:「要节省啊!要记得你读这几年书不容易,心思放在学问上,不要把时间金钱浪费在不必要的东西上,妈是把你当个男孩子看的唷。」这几句话一直记在我心里,母亲已经不在了,我更不忍心不听她的教诲。

况且手头也确是没有余钱,所以还是决心不买,而且往后连眼睛也不再往橱窗里多望了可是套上这件旧毛衣,对着镜子一照,心里又不免有点矛盾。看,多老气呀!还是

把它拆了织个新样子吧,即使母亲在世,也不见得会不赞成吧。这是道地蜜蜂牌细毛线呢!现在买起来可不便宜,不好好利用它不可惜了吗!

说起蜜蜂牌细毛线,我不由得想起那一年去上海读书,母亲送我上船时说的话:「小春,天太冷了,你带孝又不能穿丝棉背心,到上海就买一磅蜜蜂牌细毛线—要真正蜜蜂牌的,这个牌子的毛线最软和。花几个钱,请人给你织一件毛衣穿在里面就暖和了。」母亲说话时紧紧捏着我冻得冰冷的手,可是我觉得母亲的手也不暖,被风吹得干枯的手背上隆起了青筋。那天母亲的脸显

得特别苍白清瘦,也许是灰布罩袍和鬓边那朵白花的缘故吧!我心里想:母亲不该瘦得那么多,老得这样快啊!我眼圈儿一红,赶紧举手摸摸头发,把白绒花摘下来重新又别上去。母亲的眼光呆呆地看着我,舱门外来来往往的送行人和乘客,谁也没有注意这一对穿灰布袍子戴白绒花的母女。父亲去世才两个月,为了继续学业,不得不在兵荒马乱之时,远离母亲去人地生疏的上海读书。如果交通突然受阻的话,一年半载之内,还不知是否能回来探望母亲呢!

我的泪水终于扑簌簌地滚落下来。母亲也只是用手帕擦着眼睛,却低声劝慰我

说:「不要哭,出门要好好儿的,到了马上

写信来。」母亲没说太多的话,只是帮我打

开铺盖,把枕头拍得松松的。

杭州坝桥是中国最著名的送别之处,别离的

人会折柳条相送,表达出心中永远思念的意

思,这就是「坝桥折柳」的由来

杭州壩橋是中國最著名的送別之處,別離的人會折柳條相送,表達出心中永遠思念這就是「壩橋折柳」的由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