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档库

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
当前位置:文档库 > 唐史并不如烟三部:武后当国

唐史并不如烟三部:武后当国

第一章二进宫

王皇后的烦脑

永徽五年七月,有小鸟如雀,却生大鸟如鸠于万年宫皇帝旧宅,这一奇怪的现象意味着什么呢?

鸠占鹊巢!

看到这个地方,熟悉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,武则天要隆重出场了。

其实,那只叫做武则天的“鸠”已经早早地二进宫了,并没有等到永徽五年——早在永徽元年,她就被皇帝李治接回了皇宫,从此开始了她二进宫的生活,而那双在背后凝视长孙无忌的眼睛,也正是来自武则天。

武则天为什么能二进宫呢?

这一切,还得从那个贤淑的王皇后说起,正是这个王皇后,被李治和武则天双双利用,进而酿成了集全天下所有的铁都无法铸成的大错。

说起王皇后,这是一个有来头的人。

王皇后,出身并州(今山西太原)豪门望族,在讲究门第的南北朝以及隋唐,她出身的太原王姓绝对是一等一的名门。北魏孝文帝时,曾定下四大姓,分别是“卢、崔、郑、王”,这四姓便是连皇帝都要高看一眼的姓。这四大姓的家族之间崇尚相互通婚,其他姓氏想要跟这四姓通婚,无论是嫁还是娶,都需要交一笔不菲的费用,有时甚至给再多的钱人家都未必愿意搭理你。

王皇后就出自于这样的名门望族。

王皇后能进入李世民的视线,缘于一个人的引荐,这个人便是李世民的姑妈——高祖李渊的亲妹妹同安长公主。

同安长公主在隋朝时嫁到太原王家,以祖父李虎的声望,估计她嫁入王家不需要花钱,再怎么说李虎也是北周的八柱国之一,柱国的孙女嫁太原王家,应该算是门当户对吧。

许多年过去了,同安长公主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,这时有一个小姑娘进入了她的视野,这个小姑娘就是日后的王皇后。

王姑娘长得很俊俏,而且知书达礼,跟同安长公主的关系也很近:王姑娘是同安长公主的侄孙女,换句话说,王姑娘的爷爷跟同安长公主的丈夫是亲兄弟,这样王姑娘就跟大唐皇室扯上了关系。

后来,同安长公主便把王姑娘推荐给了李世民,经过李世民的考察,完全合格,由此,王姑娘就成了晋王妃。

不知道是不是王姑娘给晋王李治带来了好运,在王姑娘嫁给李治几年后,李治就出人意料地从储位之争中胜出;他的两个哥哥李承乾和李泰因为争储双双被废,长孙皇后一脉所出的嫡传皇子只剩下李治一人。在舅舅长孙无忌的帮助下,李治得到了众皇子都看着眼热的太子之位,而王姑娘妻以夫贵,得立为太子妃。

如果按照童话的结尾,王姑娘从此与李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,然而生活终究不是童话。

贞观十七年,王姑娘成为太子妃。按说太子妃与母仪天下

的皇后只有一步之遥,然而王姑娘知道,看似一步之遥,实则却是千里之外,得立为太子妃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一小步,要成为皇后,她要做的事还有很多。

首先,她得给李治生下一个儿子,没有儿子,一切都是白搭,尽管可以认养其他妃嫔的儿子,然而终究“隔肚如隔山”,到什么时候,还是有自己的儿子心里踏实。

然而,生儿子看起来简单,做起来却难,尽管繁衍后代是人类的本能,然而能不能生出儿子,还要有一定的运气,毕竟生男生女,各有百分五十的概率。

很不幸,王姑娘的概率为百分之零。

从嫁给李治开始,王姑娘就开始为生儿子努力,但是努力归努力,生儿子这种事情仅靠勤奋和努力是不够的,虽然有俗语说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”,但那说的是庄稼,不是生儿子。

一晃七八年过去了,王姑娘的肚子还是没有反应,而在这期间,李治却已经到了丰收的季节。

到贞观二十三年,李治的名下已有四个儿子了:长子李忠、次子李孝、三子李上金、四子李素节,四个皇子每人对应一位母亲,然而在四位英雄母亲当中,却没有王姑娘的名字。

在四位英雄的母亲之中,李治最宠爱的是萧氏,萧氏的儿子是四子李素节,另外萧氏还包办了两位公主,终李治一生,名下只有三位公主,其中两位都是出自英雄母亲萧氏,而另外一位就是武则天出品的太平公主。

一男两女,受尽恩宠的萧氏一人就包办了李治一半子女,

而从子女数量就能看出受恩宠的程度:一般而言,受恩宠越多的,其名下的子女也相应较多,当然前提是有生育能力。

那么姑娘究竟有没有生育能力呢?史无明载。

或许有,或许没有,总之王姑娘没有为李治生下一男半女,用现在的话说,她疑似不孕不育。

“不孕不育”对一般人而言,最多是留下人生的遗憾,而对于一个皇后而言,这就是无法治愈的绝症,同时更是一颗定时炸弹,古往今来,有多少皇后的废黜便是以“无子”之名!

贞观二十三年,李治只有二十一岁,王姑娘也不过二十上下的年纪。本来二十上下正是充满想象的年龄,而王姑娘却被恐惧包围了,因为那个为李治生下一男两女的萧氏已经呈现出了咄咄逼人之势。

一年后,也就是永徽元年,王姑娘被册立为皇后,而萧氏则被册立为淑妃。在唐代后宫中,皇后为第一,皇后之下有贵妃、淑妃、德妃、贤妃,四妃统称为夫人,正一品。

由此可见,从淑妃到皇后,其实只有一步之遥,膝下无子的王皇后不免芒刺在背,想起萧淑妃眼中那丝阴冷的寒光,王皇后不寒而栗。

不能让萧淑妃再受宠下去了,再这么下去,迟早是要被她扳倒的。

如果有这样一个人,她既听从我的指挥,又能把皇帝的恩宠从萧淑妃那里夺回来,这样对于我是不是更好呢?

至少不会让姓萧的那只骚狐狸得逞!

那么,又到哪里去找那样的一个人呢?

姐弟恋

就在王皇后苦苦寻觅自己的理想替身时,长安感业寺里一个年轻俊俏的尼姑正在暗自神伤。

一年来,她一直在焦急地等待,她把今生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个人身上:如果那个人能把她从感业寺接走,或许她的今生还有意义:如果那个人将之前的感情已经抛之脑后,那么她的余生,就将在青灯黄卷中度过了。

这个尼姑就是武则天,从太宗李世民驾崩后,她就跟其他未生育过的嫔妃一起来到了感业寺,如果没有天大的意外发生,感业寺就是她们人生的归宿。

武则天进入感业寺后,她在心中暗暗庆幸:幸亏自己已经埋下了伏笔,或许今生还有翻盘的机会。

武则天翻盘的机会来自哪里呢?

来自李治。

其实在遇到李治之前,武则天在后宫的境遇只能用“失败”两个字来形容:从贞观十一年进宫,到贞观二十三年太宗李世民驾崩,武则天始终没有得到过李世民的恩宠,她能用来向后人炫耀的只有“狮子骢事件”。

“狮子骢事件”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:

李世民有一匹马,鬃毛很长,像狮子一样,由此得名“狮子骢”。狮子骢好是好,但是性格刚烈,不容易驯服,李世民想了很多方法,都没有将它驯服。

一天,李世民又带着诸多嫔妃来看狮子骢,看着看着不由叹息一声:“这么好的马,可惜无人能将它驯服。”

这时,身为才人的武则天站了出来,说道:“陛下,我有办法。”

李世民闻言,看了看武则天,问道:“你有什么办法?”

武则天回应道:“请陛下赐予我三样东西,有这三样东西,我准保将它驯服!”

李世民问道:“哪三样?”

“铁鞭,铁锤,匕首!”

“这三样似乎不是驯马的东西啊!”

“陛下,是这样的,如果狮子骢不受管教,我先用铁鞭抽它,如果它还不驯服,我就用铁锤敲它的脑袋,如果到这时还不驯服,我就用匕首捅了它!”

武则天一字一句说完,李世民只回了一句:“你真了不起。”

从此再也下文。

无疑,武则天的这次表现以失败告终。贞观十一年她进宫时是才人,正五品,苦苦奋斗了十二年,到贞观二十三年,她还是才人,完全是原地踏步。

为什么青春貌美的武则天会在长达十二年的时间里原地踏步呢?主要是因为她不对李世民的胃口。

贞观十一年,李世民听说武则天貌美如花,就将她招入了宫中。这时的李世民,刚刚丧妻一年(长孙皇后在一年前去世),他召武则天入宫的目的,无非是想填充后宫,应对寂寞的同时,

再找一个长孙皇后的替身。

然而,长孙皇后留给李世民的印象太深刻了,用后来诗人的话说,就是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。因此,后宫嫔妃都生活在长孙皇后的阴影之下,刚刚十四岁的武则天想替代长孙皇后那更是痴人说梦,因为李世民想要的感觉,在武则天的身上永远找不到。

李世民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人,一个真正的男人,他需要的女人既要聪明,又要有女人味,而武则天不是。“狮子骢事件”说明,这个女人聪明有余,但是女人味却不足,尤其是居然想出用“铁鞭、铁锤、匕首”驯马,可见她的心够狠的。

总而言之,李世民在后宫需要的是温柔乡,而不是武则天那样的铁石心肠。

如此一来,那个刚进宫时还能引起皇帝兴趣的武媚娘就被无情地抛弃了,在李世民的后宫,她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,反正一个才人,品级很低,多她一个不多,少她一个不少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武则天渐渐想明白了,此生在李世民身上求富贵已经是不可能了,因为李世民的年纪已经大了,而且又有病在身,即使为他生下一男半女又能怎样,将来她也只不过是一个亲王或者公主的娘亲,又有多大的意思呢?

前途似乎已无光亮,这与她贞观十一年进宫时已大相径庭。当初自己还安慰母亲说“得见天子,焉知非福”,然而十年过去了,自己却还是牢牢定格在才人的位置上。

早知道这样,或许就不应该入宫来了。

在武则天渐渐心灰意冷之时,太子李治出现在武则天的视线里。这个太子与原来的李承乾和李泰似乎不太一样,李承乾和李泰已经完全是大人了,而李治却还有些孩子气,这与他的年龄有关,与他的性格有关,也与他的成长背景有关。

贞观十年长孙皇后去世时,李治只有八岁,从此母亲就活在了他的记忆中。由于童年的经历,李治可能是一个有“恋母”情结的人,渴望受到别人的保护,因此在骨子里,他是一个可以接受“姐弟恋”的人。

正是因为这些经历,当李治遭遇武则天时,他便不可救药地爱上了武则天,因为在她身上,有着其他女人没有的东西。

八岁丧母,长于后宫,养于妇人之手,李治一路走来,遇到的女人都是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型,而武则天却与那些女人不同,她有着成熟女人独有的气质,更有一种李治无法抗拒的磁场。

别的女人吸引李治的或许是美色,或许是知书达礼,而武则天吸引李治的则是她的睿智和成熟,同时还有丰富的社会阅历。

不要忘了,武则天的父亲是武士彟,武士彟曾先后在利州、荆州为官,武则天跟随父亲不仅读了“万卷书”,而且行过“万里路”,因此注定她的见识和眼光是王皇后那些大家闺秀无法相提并论的。

更重要的是,武则天比李治足足大了五岁,而且又在人际关系复杂的后宫中历练了十余年,年龄的优势加上人情的练达,

注定使武则天举手投足之间,便有一种不同于别的女人的味道。

因此,当李治遇到武则天时人生还是一张白纸,而武则天的人生则已经是一张经历过多年沧桑的复写纸了。

至于李治与武则天是否在贞观年间就发生过关系,史无明载,骆宾王在《讨武氏檄》中写到“洎乎晚节,秽乱春宫”,其实是不能作为二者发生关系的依据的,因为檄文本来就是极尽骂人之能事,很多骂人的话并不可信。

其实要拴住一个男人的心,未必必须靠性,以武则天的睿智,或许一个眼神就足够了,而生性感情细腻的李治,或许就是被一个眼神轻轻击倒了。

邂逅感业寺

永徽元年五月二十六日,武则天迎来了一生的转机。

这一天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忌日,李治与王皇后一起前往感业寺上香,祭奠李世民。

就在这次上香仪式上,李治看到了已经成为尼姑的武则天,而武则天自然也看到了李治,四目相对,遥遥相望,此处无声,已胜有声。

念及身世,感慨一年来的遭遇,武则天再也止不住自己悲伤的泪水。皇帝李治远远地看着,揪心的感觉从心头而起,虽然他与武则天名分上是儿子与庶母的关系,然而从情分上,却是心心相印的爱人,难道就让这位爱人长久地留在感业寺而自己却无动于衷吗?

李治轻微地摇了一下头,暂时没有答案。

感业寺相遇,让李治动了心,同时也让王皇后看到了希望,原来她也注意到了李治与武则天的四目相对,莫非这两人早有私情?如果有,那么这个人不正是自己苦苦寻觅的替身吗?

经过探听,王皇后得知,武则天与李治确实早有私情,至于从何时开始,已经无从知晓了。

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,只要把武则天从感业寺里捞出来,那么她这一辈子都会对我死心塌地感恩戴德,毕竟如果没有我出手,她只能一辈子与木鱼做伴,于是王皇后心中打好了算盘。

写到这里不禁一声叹息,如果女人嫉妒时也有智商的话,那么猪也能够获得诺贝尔奖了。

正是王皇后一心为了打压竞争对手萧淑妃,才想到找一个替身李代桃僵,进而把皇帝的恩宠从萧淑妃那里夺回来。按照王皇后的如意算盘,武则天是自己从感业寺里捞出来的人,又是自己派到皇帝身边的,于情于理她都会忠于自己,守住自己的本分,毕竟她只是先帝的一个才人,是皇后给了她二进宫的机会,她不能忘本。

可惜的是,王皇后没有想到,这个武则天看似柔弱,实则坚强,看似低眉顺眼,实则内心有一团久久升腾的火,这不是一个一般人。

可惜王皇后没能看出来。

当王皇后向李治说出准备接武则天进宫时,李治心花怒放:到底是母仪天下的皇后,做事就是有胸怀,能想到替朕解忧,真是难为她了。